六开彩开奖结果
当前位置:主页 > 六开彩开奖结果 >
东方财富优优私募发布会圆桌论坛二(文字实录)
发布日期:2019-08-06 04:1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月12日,“科技赋能金融,链接人与财富”、东方财富旗下私募资讯及交易服务平台——优优私募发布会在上海隆重举行。

  在当天的“科技赋能投资、量化投资中的金融科技”主题圆桌会议中,各位论坛嘉宾分享了他们对私募基金行业的观点。横琴广金美好基金总经理罗山作为此环节的主持人。

  横琴广金美好基金总经理罗山:感谢东方财富给我们这样一个机会和大家一起探讨科技赋能对金融,我给各位嘉宾,也是各位量化投资的专家和大佬们准备了四个方面的问题,分别是新数据、新算法、新工具、新模式。从这四个方面请各位分享一下自己在投资的实际操作当中体会、认知、经验或者一些可能踩到的雷。

  首先量化投资最基础东西是数据,以前量化投资比较传统数据,结构化数据,交易数据,包括我们今天发布的东方财富或者是优优私募提供各种数据。下面请各位嘉宾分享一下,超越传统数据以上,还有目前有什么新的数据,是用在我们的量化投资或者是可以用到量化投资策略研发上面。有请蔡总给大家分享一下。

  宁波灵均投资创始合伙人蔡枚杰:我来抛砖引玉,刚才罗总提到数据方面一些新的东西,我讲一下我们灵均方面的一些体会,做量化数据是本身,数据我们分两种,一种是传统的数据,比如大家看到财务数据,这是传统数据,我们定义成结构化数据。还有一种是非结构化数据,非结构化与大家生活也是有很大相关。比如淘宝一些数据,京东方面一些数据,还有文本的数据,舆情的数据,谷歌上、推特上的数据等等。非结构化数据我们感觉在量化当中一种作用和运用也是越来越多。有一些股票,在双十一的时候明显发现这个股票上涨特别多,这里面其实从非结构化数据,你会发现特征,你再挖掘因子挖掘出股票来,所以数据本身来看,我们未来做量化,这方面需要挖掘的东西还是很多,这是我们一些比较浅显看法,在座大佬特别多,他们肯定会比我们更好,也让他们给我们分享一下。

  横琴广金美好基金总经理罗山:谢谢蔡总分享,再请李教授,从实际投资也从学术研究方面分享一下,目前国内国外在这方面有没有新的尝试和新的经验。

  长江商学院教授、锋滔资产创始合伙人李海涛:很荣幸,其实我是做金融教授,做私募是一个不能说是爱好,是我们学术研究在实际当中应用的机会。怎么理解国内AI,从数据来讲,所谓AI和大数据,能够让我们从投资上能够有影响是两个方面,一个是数据,一个是算法。以前是线性模型现在是非线性模型,从我们做投资实践角度来讲,首先第一步,我们有财务报表数据,这里面就有很多可以挖的,比如说有文本东西,一个财务报表除了数有很多文本陈述,关于公司运营情况,我合伙人是会计学教授,他是十年前全球最早用文本挖掘算法,分析上市公司文本可读性,这里面有很多信息,一个公司运作不好可读性就很差,这对未来股票收益是有预测能力,这是眼前数据不一定非要到网络上爬的。

  第二,我有这么多数据,价值链,基本面很多数据,这里面可以做出很多因子,海外大家学术研究前沿,做基本面,以前做学术研究你发现一个因子,这个因子有一个超额收益就可以发表了,现在是做几百万因子,通过大数据,我可以连接上百万因子,把不同基本面指标,技术指标结合起来,这完全是自动,这里面可以找出以前按照逻辑找的。这是现有数据。另外是以前没有用过的,就是舆情的数据,这里面很重要是什么,我们都讲行为金融,量化投资是基于行为这种。但是真正很难所谓行为金融,如果从微信微博,很多公众号,这里面可以有很多数据,这些数据某种程度上通过自然语言分析,可以分析到市场投资人情绪是恐慌还是兴奋,这里面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个真正的行为金融。另外一部分是政府的政策,去年李克强总理开了会议,一定要给孩子注意牛奶营养,你会发现伊利股份开始涨了,很多政策性东西通过爬虫把信息抓出来,对未来走向是有影响力的。

  横琴广金美好基金总经理罗山:谢谢李教授分享,我们公司和在座其他几位有很不一样地方,最不一样地方他们都是因为各种数据、工具、手段研发策略来交易股票、期货这一类的资产,我们是做母基金管理,我们是评价选择这些团队和策略,然后把资金配置给这些优秀团队和策略。所以我们对于不管策略本身,还是策略研发过程,更多不是说我们想怎么找到好的思路想法去在市场上获利。更多是从一种比较怀疑的态度去听他们介绍,这个到底靠不靠谱,这个是不是可以赚钱。

  我提一个问题,数据方面我一直有两个问题,第一个另类或者是非传统数据,看上去有很多类别,舆情、事件、古巴论坛搜索等等,但是大家有没有做过分析和比较,它的本质上和这些数据,是不是真的包含了完全不同的信息,还是只是说的信息只是换了一个马甲,大家是否做过相关性分析。比如说这个舆情,我之前做过很多这种,有一段时间公募是比较时髦,花大数据基金跟这些互联网企业合作,类似于舆情搜索这些,我当时做了很多分析,就发现舆情有几个特点,一个特点是滞后的,古巴之所以被很多问起来,是因为最近涨了跌了,价格波动引起舆情。这是一个特点。第二这个数据和其他数据相关性很高,不一定包含信息,看上去是不一样的,我想在这里给各位提一个问题,实际投资当中咱们用到的因子和数据,他对我们策略收益贡献有多大?和其他因子相关率怎么样?请各位分享一下。

  上海明汯投资董事长裘慧明:我们自己内部分法是结构化数据和非结构化数据,同样基本面如果万德从线性表格是结构化数据,一些年报里面用文本挖掘方法找出不在报表里面数据,称之为非结构化数据。这里面想挖掘的实际上是领先指标,而不是滞后的。我们做过一些尝试,没有增加对现有模型增加超收益,2015年散户非常强驱动市场还有作用,2016年以来超额很低。关键是里面不是没有信息,关键是提取一些能领先市场的,我们在海外做很长时间,2001年在海外高频交易,海外做11年投资,当时有一些指标是从期权市场来的,期权市场平均交易水平比股票市场高,所以反应了一个市场上聪明投资者,他是领先指标,但是国内如果看舆情,这是我们自己的体验,市场有更聪明研究员可以从简单指标上挖掘出信息。

  但是从我们个人来看,如果做一些简单数据处理,比如说舆情类很难做。第二类我们称之为,肯定是会领先,但是信息多少,比如说金融或者是拿到消费类公司,每一个月消费,海外我们做过一件事情,如果拿到信用卡的数据,你对预测,消费类公司盈利是非常有好处的,这是比较确定的,但是这一部分数据看你能不能拿到,还有及时性怎么样,还要看你能拿到数据代表性怎么样。2018年海外市场,如果看消费类指标不好,所以很多人做空了,实际上海外非美国业务扩张非常厉害,所以出来和大家预测相反。你拿到信用卡数据并不代表整个销售数据,这里面还是有很多的细节在里面,至少现在为止,这一部分的因子占我们策略贡献还是非常小的。

  横琴广金美好基金总经理罗山:谢谢裘慧明分享,我们话题很多,就这个数据我们不再继续花时间了,我们进入第二个话题算法,算法是对数据处理,通过回归分析发现信号,发现驱动因素,发现能够获取收益各种指标。除了这个传统算法以外,不管是计算机还是其他的,这个发展对我们投资带来的新工具,新的算法应用,我们这里最年轻吴总分享一下,他们在私企的体会。

  上海思勰投资总经理吴家麒:我谈一下我的体会,一方面我自己在数据公司工作,有这方面一些经验。我个人看法数据和工具是一体的,他们是共同为最后一个结果而服务。我们并不是关心这个数据我们有多好,我们这个好的定义是在于能否最后给我们做领先,能否通过数据和算法去给投资人赚钱。所以我觉得好的工具或者是好的数据来说,本质上未来来看有两个方向是我们需要关注的,一个是数据处理能力或者是我怎么用好的工具对这个数据处理,挖掘出有效的东西。你如何用工具和算法处理,在我们自己看来,私企还是标准偏统计,偏量化手段,我们做的很严谨,我们希望从统计角度说服我们自己做的东西,一定是未来可以赚钱的,这是一类。

  第二类是有数据源的东西,刚刚提到很多,比如说一些另类数据,信用卡数据,有微信照片数据拍沃尔玛停车场,看里面有多少车判断业绩,这是可以做的。这一块我比较看好未来包括有一些基础数据源公司,比如说东财,本质上自己也是数据产生公司,为什么现在大家越来越关注互联网公司,淘宝、百度,原因是它不是数据搬运商而是产生商,在自己平台上获得大量数据,东方财富也是有大量数据产生,这些数据未来一定是可以去给我们挣钱,因为它的背景,它的逻辑讲的非常清楚,这是第一。第二,从使用范围来说,相对来说用得人比较少,可能并没有那么大众,就让大家挣钱。对于私企来说其实我们基本上是这样看数据,我们本身做CTA比较多,在我们CTA里面有两类数据,一类是加量数据,第二类是一些基本面数据,但是我们并不是说什么样数据都可以做出好的策略,我们首先分析逻辑。对于短周期或者说换手频率比较高的,我们认为价量是比较高,这个时候价量是比较普通数据,大家都在用。这个时候对于工具要求比较高,你去处理一个数据,每天数据量很多。如果用偏机器学习,怎么样用到一个相对来说更好结果,工具升级大家可以看到,跟你本身数据使用有关。

  第二类有一些长周期,这种经济的数据,这一块相对里说量化里面用得比较少,做主观用得比较多,这个对于短期不大,但是对于中长期商品策略会比较强,这个时候可能未必需要用一些高深工具,一些比较简单工具可以做出一些可能和别人不太一样,但是比较有效的东西。所以我们看法是说工具、数据,并不能割裂,关键是工具如何配合数据使用,目的是做出一些有效的指标,最后能够给投资人赚钱。

  横琴广金美好基金总经理罗山:四位大佬都分享了自己的心得,最后一位就不用介绍了,申总是明人级别大佬,有请申总分享一下咱们数据算法方面,咱们申毅投资研究方面有一些什么样的应用?咱们业务有很大发展,这方面数据和算法上面有不少的有价值东西,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。

  上海申毅投资董事长申毅:谢谢罗总给我这个机会,谢谢东方财富给我这个机会。刚才我们公开八年多,阳光之下无新事,罗总给我要求是总结模式,展望未来,我还是总结模式,新数据、新工具不断发现,人工智能我已经看了三波,从90年代、20年前,10年前,到2016年开始第三波,真正我个人看法其实不同,从投资模式上来说,大家使用最后目前我看到收益的,可以证明的收益,凡是自己拿一个自营盘,不能买到产品业绩不算,在可以买到产品业绩上证明实盘工具,往往是在传统工具上改进,新理论,新数据源去改进的。

  我个人认为目前投资行业里没有看到革命性突破,我们用的恐怕,说到AI,就是说原来线性回归现在变成更加复杂的线性回归,或者说回归不线性了但还是回归,这种状况是传统工具用新技术改进,但是我们又看到突破性发展。就像很多新技术,人工智能技术,目前我们看到大规模应用上有投资行业,有非常大成功。这是第三波。

  20年前有人说成功,后来证明不成功,10年前有人说成功,后来证明不成功。最后总结下来,比指数高一点,涨的时候多涨一点,亏的时候多亏一点。大陆人工智能我们还没有看到,但不是没有,今年1月份在美国有一个对冲基金,半年后他们给我看到结果,非常的神奇,我个人也是准备投资,物理学家做了一个很神奇人工智能策略,本身还是用工业技术,国内没有看到稳定人工智能,模式上不同公司会走上不同路,我们在座这些偏向于资产管理,但是资产管理路比较辛苦,这个模型衰减速度越来越快,交易时间越短,交易频率越高衰减速度越快,这种情况下我估计有一些公司会转型,把技术、数据慢慢变成IP,变成其他公司向散户销售,或者是争取上市,在科创板上占一席之地也有可能,这个可能超过我们可以跟进的脚步。

  我们自己在申毅投资,总体来说看到所有的工具和数据我们都试试,大家真正运用实际投资中我们会非常谨慎。我们目标投资人是以银行类、保险类为主,他们目标总体来说还是最小化,获得稳定收益,尽量变成类似固定收益类高于理财产品,前面一位老总说针对投资人,投资的工具和模式,是跟投资人有关,投资人希望什么样的,你就会得到什么样,投资人能力强,跟产品和投资技术非常有关,以罗总为例,他追求投资产品跟银行投资产品完全不同,因为罗总最我的理解,时时刻刻可以跟踪每一个策略变化,投资人分析他都知道,随时随地调仓,但是国内99%的投资人没有他这样的水平,所以没有办法及时调仓,及时适应变化,所以每一个投资人,其实我觉得最后你希望达到的效果,跟你希望管理人使用的新工具,新数据,跟你自己认知水平有关,你希望什么收益得到什么风险,你去找一个匹配投资公司,这个恐怕我觉得对投资人来说更加实际,你想达到罗总这个水平,我估计难上加难。

  横琴广金美好基金总经理罗山:谢谢申总对我们的肯定,我们是不断跟市场优秀团队学习,也是不断摸索投资模式,这也是为什么今天有这几个问题。接着往下我们谈数据和算法,数据和算法最终一定是要通过一些工具,一些软件、硬件来实现。请蔡总分享一下,在咱们灵均投资,在工具上面投入非常大,请您分享一下新科技运用上我们怎么做的。

  宁波灵均投资创始合伙人蔡枚杰:其实我个人非常同意申总讲的,我们看到很多媒体对AI一种宣传或者是对大家一种认知,我个人认为是保持谨慎的态度。但是我们灵均思维是这样的,对于新鲜东西我们很愿意学习和敬畏。我讲一下我们自己在人工智能方面一些投入和一些进度。我们2016年底从人才角度就开始布局这方面,我们认为人工智能在我们做量化人看来是新型算法,不是它有颠覆性作用。从我们观察和效果来看,我们是2016年年底投入,到现在有2年多,大家可以看到在我们因子组合当中,我们明显看到就是新型的,我们定义成新型因子,它的比例一直是在提升。最早比例只有5%,现在我们整体比例是40%,这个比例提升说明什么?说明对我们灵均自身模型优化是有帮助的。申总讲到整体做量化人模型迭代非常快。大家不要说一家模型很好,好像业绩就一定一直很好。

  我们自己感受到比如我们在挖掘数据方面和用的方面,我们感受到一方面社会投入很大,比如说你做神经网络机器学习,是一种新型算法训练,GPU、CPU方面我们也是投入很大,还有人才方面的投入,本来他去BAT,然后来你这里,他要价也是很高,我们看到如果有效果,我们自身还是愿意投入。业绩方面来看我们觉得这方面投入还是值得的,但是大家要理解一个,投资本质是什么,投资本质是对市场理解,大家千万不要偏离本质。媒体说AI完全替代人,我个人是非常抱有谨慎态度,申总讲他看三次都没有看到成功的,未来是否成功不知道,我个人是抱有谨慎态度,我觉得投资本身是对市场理解,对市场理解需要一些新型工具帮助我们人理解。比如说AI,比如说新型算法,因为新型算法可以帮助你处理很多复杂数据,这些复杂数据又能够帮助你挖掘更多因子,这些因子可以帮助你找到更强势股票,所以整体逻辑应该是这样的,你打仗,战略和战术是两回事,战术上配备新型工具,但是战略还没有改,所以这方面量化运用,我个人觉得对新型东西我们保持敬畏和学习,但是投资本身是不能偏离的,所以我们这方面有投入也有效果。

  整体来看我们还是愿意加大投入,但是不能完全颠覆,我个人还是比较谨慎的观点。

  横琴广金美好基金总经理罗山:我特别认同一句话投资本身是对市场认识,发现市场规律,发现规律依据规律构造出来策略,业绩才可持续。最高级规律是找到因果关系,通过逻辑通过各种理解。会发现相关关系,A和B有没有相关性,这一点我很认同蔡总说的,相信在座各位也是很有体会。从研究或者是认识市场利用数据,利用工具,利用算法研发策略,这个层面以外,还有一个重要方面就是模式。可以看到海外例子,做的规模很大,很有影响力往往不是策略特别高,收益特别高,商业模式资产管理公司并不是管好一个账户,管好一个基金,香港118现场开奖结果,还是要为人民服务,为广大投资者提供有价值的,这个商业模式也是很重要,有请各位分享一下在商业模式上的思考,尤其是对自己的企业,未来的发展,是私募还是公募,这是非常早期的行业,在它的婴儿期,未来空间很大,最后谁会胜出?首先有请裘总分享一下。

  上海明汯投资董事长裘慧明:这方面我没有什么多的看法,现在国内跟海外不一样,国内是处于早期阶段,你们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没有做好的,不像海外有很多公司30年了,所以做到一定规模以后,如果做传统的,如果只做我的传统股票对冲,每一个企业都有成长冲动,做到一定程度就做阿尔法,如果做对冲产品收益不稳定很难做成稳定的业绩出来,如果收益不稳定,很有名的(EQR)从超额收益水平不高,2008年亏很多钱,规模缩小很多,他就不做对冲,主要是给大家提供工具,我有阿尔法已经比大部分公募做得好,他本身不收费只收阿尔法费用,但是阿尔法费用又比对冲基金少,是收10%左右,所以规模很大,规模有一千亿美金,等于说介于传统的(英文)和传统的对冲基金之间模式。在中国一个是监管,一个是整个行业比较年轻,然后平均超收益比美国成熟市场高很多,我觉得现在来说还是比较适合,如果创新比较适合留给公募,私自来做这个业务。

  横琴广金美好基金总经理罗山:听上去还是处于战略时代,大家都有很多机会和空间,所以在这个阶段尽全力也是重要模式。听一下其他嘉宾看法,李教授能否分享一下。

  长江商学院教授、锋滔资产创始合伙人李海涛:商业模式是这样的,做私募或者是公募,有一种比喻是特种兵,我们做高频收益很好,全市场我们是低回撤率,这样的好处你很牛,能够满足要求非常高客户需求,但是这样策略是容量有限,另外是有一批规模军队,确实收益没有那么高,但是可以相对来说不错,因为我们前面以前做私募在中国最大挑战是刚性兑付,刚性兑付放这里怎么做也是做不过无风险收益。量化投资替人自动化做投资,这已经是人工智能了,什么是人工智能我们替人把这个事情干了,所以我们问比这个再提高一点,你会觉得很难,因为你已经做得很牛了。另外一点人工智能做的贡献比较大是偏主动的,就是很多做主动投资的,或者是券商做卖方研报,大家雇了很多硕士、博士写研报,很多研报大部分可以自动化形成,至少是半自动。

  横琴广金美好基金总经理罗山:谢谢李教授,这个商业模式还是比较重要的方面,我们做私募的同行,也会碰到这些问题需要这些问题,请每一位嘉宾分享一下他们的体会,继续请吴总谈谈目前的一些考虑。

  上海思勰投资总经理吴家麒:正好我最近做了一个统计,看了一下整个量化私募的规模变化,可能因为有几位是我的好友,可能看到我发的统计。我想说,统计数据可以补充验证一下裘总观点。整个国内量化私募规模一千多亿,然后逐年下跌,好的一点这个占全市场私募比例逐年上升,从4%提升到5%,这个比例还是很低,我们知道在海外市场量化私募占整个市场40%左右规模,所以第一个观点给我们的同行,我们知道过去几年对量化很糟糕,打一个信心。资产管理行业未来是十年行业,我们量化私募是百倍行业。

  第二,我自己分析了一下我把上一年的量化私募规模做了一个分档,看一下到第二年在公司规模变化成什么样。大家应该想象到,如果是一个偏成熟的行业,偏寡头竞争的行业,大家会看到一个结果,去年规模最大,可能未来规模还在生长,规模小的慢慢变小了,其实完全不一样。同比上涨规模最大私募,上一年规模1-5亿的标准私募下,下一年规模平均数涨得最快,其他各类的无论是10亿到20亿,还是20亿到50亿,50亿到100亿,平均规模下一年都跌了,因为大家处于初期,大家并没有几十年优秀历史在那里,已经在市场上被证明足够好。在国内到底谁是下一个文艺复兴,怎么挑选那些公司,国内又缺乏工具,所以导致很多小策略比较容易出业绩,一旦小策略今年特别好20%-30%,资金过来了,一过来规模上去了,上去就挣大钱有一些资金跑掉了,1-5月上涨最快,其他随着市场下跌都在下跌,这是群雄逐鹿的阶段,这是量化阶段问题。

  第二我自己思考量化私募,我觉得未来三个阶段考虑,第一阶段能否活下去,因为现在随着监管未来看私募成本越来越高,这个东西能不能活得下去。第二个考验你能活下去,你自己是不是能够赚钱,活得还有一定能力考验,这个是出现5-20亿私募考验。更大考验我们知道很多量化私募老板是写策略最牛,申总申毅投资很牛。只靠一个人挣钱大家都是有天花板的,海外大公司也不是最后老板在那里挣钱,反而是老板不挣钱,但是他有很好团队挣钱,这三个阶段是我们自己在去考虑的做量化私募要考虑的问题。

  最后分享一个,罗总题目是模式创新,我讲一个不成功例子,给大家抛砖引玉分享一下。我们去年2019年推了一个CTA,我们把CTA做成每日开放没有封闭期,相信各位大佬很少有做这种产品,这对于投资人来说很灵活,想什么时候买就买,想什么时候赎就赎回,每年下来大家业绩差不多,不可能有一家特别牛在那边,我想法做一个每日开放没有封闭期,对于投资人来说是很大卖点,你什么时候看好就投进来,不看好就出去,这个比较灵活。最后我们去年一年这个产品也没有多少钱,就一两千万。原因是投资人这样思考,今天业绩下跌,他就想这个策略是不是失效了,要稍微看看。业绩往上涨他就想我不能追高,我要等你回落再投,一等就是6个月,最后就没有投。我想说很多情况下模式创新我们一定要坚持去做,但是可能作为我们私募的管理者来说,他并不是想当然事情。我们更多理解投资人一些想法,因为最后其实你做出来的好产品,是要让投资人觉得有用创新和服务,这种有用不是我们作为乙方想象的,而是考虑甲方很多想法。所以我在这里分享一个不成功创新,给大家抛砖引玉,看看大家一些想法。

  上海申毅投资董事长申毅:痛苦经历比较多,谢谢吴总分享的案例,我说说这几年我们自己的心路历程,我们一开始2010年,2011年交易,我们一路上从工具、算法、模式上创新,其实往后走,我当时希望能做成的,是想做成千禧年一样,我们在千禧年度过愉快的日子,同事之间很有活力,老板也是放手。刚开始的时候资金不够多,自有资金也是不够多,想做成双层收费干不成。到2015年的时候,我们年化收益有18,最大回撤1到不到,当时是银行上门给钱,当时就有很多朋友,包括海外朋友说做成五百亿产品,当时是拒绝的,这个恐怕影响收益,稳定一点走很好。

  一人模式想变成多人模式没有变成,一人模式受监管影响,也走不下去。回过来想好处是什么,经过四五年运营,时间长了以后,我们个人和公司有足够积累,有条件再次尝试,原来我的梦想模式,是把更多的我们认为好的策略,或者好的团队去培养起来甚至说是偏保守的,我不希望试一个完全新的策略和团队,我觉得等于说是策略PE,我不做天使投资人,我做策略Pre-IPO,我从各方面帮助你把团队往前推,我做策略上市前最后一把我的助力,这样我们需要多花一点钱,多一点资金,目前这种模式上更加稳妥一些,对投资人更加负责,你的策略是稳定的,确实是有收益。你可以看到管理人每年都有新策略推出,每次旧策略都扔掉了,很多策略迭代很快,这方面从商业模式来说,我们目前是希望往前,给我们新的稳定的,或者说类稳定团队有足够激励和动力往前走。保不定几年商业模式走不下去又得换,人的生命在于折腾,这个优优私募对我们是很大帮助,让我们商业模式有能力往前走。我希望优优私募不管盈亏如何,长期做下去,不要今年收入不够明天关了。帮助我们私募行业模式不断创新,不断提高融资率。

  横琴广金美好基金总经理罗山:谢谢申总,每次都给我们带来很不一样思考和很不一样创新实操。有请蔡总做一个分享。怎么把私募从很小规模做到一流私募。

  宁波灵均投资创始合伙人蔡枚杰:我跟大家分享一下,因为在座的除了我以外其他都是会写代码的,我是不会写代码的CEO。我作为CEO其实罗总问了商业模式,这是我经常思考的。我分几个层次和大家分享一下。一个企业追求什么,你很明白,我是学习管理和经济的,从管理学角度来说企业核心目标是利润,所以一个私募基金规模大,不一定代表利润高。这是两个概念,所以你想追求什么很重要,在我看来追求的利润,规模大利润高这是最好的,但是规模大不一定利润高。

  为什么利润追重要?最重要是活下去,没有钱没有法活,因为量化是军备竞赛,迭代的特别快。2015年一直处于寒冬,现在又是股票寒冬,对冲成本很重要,但是你又没有贝塔,股票很难做,处于寒冬我们又发现在这个寒冬之中,反而成就很多好的量化对冲同行值得我们学习探讨。这里面我想说市场越难越逼着进步,有钱才可以投入,所以对于我作为CEO来说,我考虑是定位,我有钱才可以想后面事情,如果都没有钱就没有办法完善,这是一个现实问题,有钱可以挖人,可以投入很好设备,这是很关键的,在我们看来最重要是利润。你有利润怎么投入?我有一个准则,我们做自己擅长的事情。创业是小概率事件,成功率1%。但是1%成功有一个共性,你一定要做自己的长处,我要求我下属管理的业务,每一个细节都要做过,只有真正做过人才可以管好这个业务。所以我们对于不懂的是很敬畏。

  吴总讲到产品结构创新怎么样,这里面创新从一个企业经营角度来看,这个创新是北京微观层面,我们也有开放的产品,规模还不错,这里面提一个感受,更重要是渠道,如果在一个大渠道上面,客户需要流动性,除了渠道本身产品特性很重要。从我们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,商业模式本身对我们要思考很多,我们在现在策略当中,还要做的东西很多,这么多里面先投入什么,这是我们一直思考的,投入哪一块就要我作为CEO,我考虑哪一块可能产出最多,万一投错了怎么办,但是规模到达一定程度,我们关注还是大容量策略,你们买不到的产品其实不算。大容量策略里面,不管国际市场,还是中国来看,大容量还是股票,但是我们股票是相对来说是最好的阿尔法,但是贝塔不太好。

  2019年我们相对来说市场很难做,相对比较好的策略马上就没落了。2018年阿尔法中性产品费后收益率18,CTA产品投到40,申总真的是做得很好,特别不容易。我们自己也想找特别牛策略,挖很好人,这是不容易的,你得看得准,这对自我要求很高。所以我们这一块,我们在商业模式本身,在既有条件下一定要利润最高。第二是投入先,先把我们擅长的做到极致,然后再学习我们想发展的,或者是我们想发展不一定是我们擅长的,我们吸引这方面领域的人,把他吸引过来做合伙人再发展,所以整体要走的路很长。从宏观层面是整个企业运营角度和思维,微观层面包括产品的设计等等,其实要做的东西很多,大概是这样。

  横琴广金美好基金总经理罗山:谢谢蔡总,也感谢五位嘉宾和大家做的真诚的分享,我自己在短短的时间里面也是学习到很多,开阔很多眼界,希望今年比去年有一个更好的把握。确实2019年前面各位大佬对2019年有一些展望和判断,大家还是谨慎乐观,觉得2018年是很坏情况,2019年不会更坏,但是对于我们量化对冲来说我们觉得2019年不会比2018年好过。相对2019年更严峻形式,我们怎么做这也是一个初衷,这四个方面从数据、算法、工具、模式,这四个方面去努力思考,去摸索,去发现新的机会,让我们有一个更好的投资收益。谢谢各位分享,也谢谢大家。

  主持人:谢谢,感谢舞台上几位嘉宾给我们做的分享,通过刚才的分享大家一定会受益匪浅,收获了很多。以上就是今天发布会全部内容,相信不管嘉宾演讲分享还是论坛分享,今天在场所有私募行业同仁和大佬都有很多收获。到底2019年是比2018年更差,还是2019年肯定不会像2018年那么糟,相信总归会有答案,时间会给我们答案,我们是时间的见证者,谢谢大家。

  郑重声明: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
  周末影响一周市场的10大消息:MSCI于8月7日季度调整 A股纳入因子将扩容

  十大券商策略:A股正处黎明前夜 2800-2900仍是市场底线 是最佳配置区域

  破记录 千亿回购刷新历史!土豪公司重磅回购在路上 还有这些股中报大幅预增

  股市中赚钱容易!,前提是你必须选对股、认清方向,涨停板就顺顺利利跑来啦

  没有美国这个没信用独尊者,世界经济可能更上一层楼,世界人民生活可能更安定。

Power by DedeCms